说说罗昌平事件:自媒体时代的文人

白天气温零下35度左右,夜间能达到零下40度,冰天雪地,雪踏下去就到小腿肚。

当时我们的火力远不如敌人,敌人可以疯狂射击。而我们的枪,由于温度低都已经是打不响了。

一排排志愿军战士俯卧在零下40摄氏度的阵地上,手握钢枪、手榴弹,保持着整齐的战斗队形和战斗姿态,仿佛是跃然而起的“冰雕”群像。

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6连、60师180团2连、27军80师242团5连,除一名掉队战士和一名通信员,成建制被冻死的壮烈场面。

10月6日,微博大V@罗昌平迷惑评论发言,对昔日牺牲的冰雕连烈士们,进行言语侮辱。

他不仅是网络大V,还是著名的媒体人,是原《新京报》深度报道部主编,《财经》杂志副主编。

那一年,罗昌平获封腾讯新闻奖年度最佳自媒体、腾讯微博年度博主,累计四次获得南方周末年度致敬。

离开了媒体行业之后,罗昌平变成了创业者、投资人,完成战略投资成为天椒法务集团董事长。

2015年,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上映,电影开头,李雪健老师诚恳地告诫即将下山的王宝强:

“一门之隔,就是两个天地,山下的世界,你没见过,好好坏坏,什么人都会遇到,你的嘴要甜,手脚要勤快,功夫还要练,遇到什么难处,都不要怕,记住师父的话: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

路途艰险,赤子之心或许依旧赤诚善良,可是守得初心不改初衷,这就极不容易了。

诋毁英烈之后,前《新闻晨报》首席记者@流霜2000,是这样评价罗昌平事件的:

“一年多以前,我默默的删除了曾经一起采访的好友罗昌平的微信,因为三观实属不合。

曾经有一批来自小地方的年轻人,加入了南方系或北方一些专业媒体,揭露社会阴暗面,为弱者发声

后来,一些西方组织打着专业培训的幌子,来中国办培训班,拉人去西方培训开眼界,于是我们的一些同伴逐渐走到了国家和民族的对立面,政治上单纯幼稚的他们被蛊惑了,开始质疑体制,

其实这一段话,不仅阐述了罗昌平的“沙雕”言论为什么会出现,也从侧面反衬出了,整个中国社会环境的“奇葩现象”。

媒体行业里的记者,已经变了,从昔日的“深度调查记者”和为民请命的“铁肩担道义”,演变成了今日的“御用文人”和日本外务省的“卖国公知”名单。

传统媒体的“老新闻人”,忘记了初心,新媒体行业里的自媒体人士,群魔乱舞。

新闻事件的风气,已经恶劣到争名逐利抄袭洗稿,甚至收钱办事拿钱洗地,乃至于连为国牺牲的英雄烈士,都敢公然诋毁了。

大学里的教授、医院里的院长、学校里的老师、集团公司的老总、名校毕业的高材生,这些昔日的“人中龙凤”“家族骄傲”,到了今日,许多人都已经变成了极端的个人享乐主义者和精致利己主义者。

从文人到商人,我对罗昌平没有任何意见,观点不同独特发言,也算不得是什么弥天大罪,可是悲哀就在于,他连烈士都敢侮辱了。

有家长带着孩子踩在烈士雕像上面嬉闹玩耍、有沙雕青年在汽车上喷涂“731部队”、有智障人士国庆期间穿着和服扛着日本武士刀在街上溜达在地铁摆拍。

以至于到了今天,有文化有素养有昔日荣光的资深媒体人,都无脑抽风跟着咒骂烈士了。

真不是吴京的“战狼爱国”电影拍得太多了,而是我们本土的爱国主义教育,宣传的太少了。

而在国内媒体人节操日渐破败的环境下,导致了各路大咖集体“名利双收”昼夜狂欢。

吴晓波的精英论,我不反驳,我们是草根,吴老师是精英,我认了;可吴老师自诩精英之后,转身就来了一句,“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无用的人”。

历史到了今天,一批得了小名挣了小利的人,都觉得自己是精英、是人上人了,甚至于他们觉得,那一批躺在烈士陵园的人,都比不上他们这种“精英”了。

潘家的老爷疯狂套现往美国运钱,一转头,潘家的少爷就在网上开始诋毁咒骂牺牲的戍边战士。

谁是真的爱国、谁是真的恨国,谁在为这个国家的繁荣昌盛贡献绵薄之力、谁在为民族的复兴大业抹黑添堵,公众越来越看得清楚了。

起初,他们的名利从何而来?——那是因为他们和人民群众站在了一起,是人口的红利、是政策的福利、是时代的机遇,他们侥幸之下名利双收了。

后来,他们的名利为何失去?——那是因为他们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是阶级矛盾的挑动者、是国家公敌、是社会毒瘤,他们利欲熏心之下丧失理智了。

要是建国初期的那一代人,玩手段、藏私心,那么70年的厉兵秣马,中国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如果不是那一代人的无私奉献和艰苦付出,可能今天的广场,飞机,也还要再飞两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