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澳洲林珺案15岁女孩全家半夜惨遭杀害她却与凶手同居2年

那天像往常一样,在经历一夜的沉睡后,平静的社区迎来了喧嚣的早上。可有栋房子却安静得出奇甚至是死寂,而这份死寂很快就被一个惊恐的911报警电话撕碎。

更恐怖的是,一个15岁少女在案发后,居然搬到杀人凶手家中与其一起生活了两年。

猥琐的抚摸不安的纠结巧妙地试探,正义之锁能否捆住恶魔,历经八年终于有了答案。

讲述案件之前,先给大家看一段模糊的监控视频,画面中一个女人坐在桌前,似乎是在使用着电脑,而旁边的男人则背对镜头整理着东西,两人还时不时有所交流。

凭借这段视频,澳大利亚警方向法院提出指控,认为凶手就是镜头中的这个男人谢连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警方如此隐秘地监控一个家庭的活动。一切还得回到2009年7月18日这天说起。

当天早上林殊和丈夫谢连斌按例来到哥哥林暋家窜门,可走到门前却发现哥哥住所出奇的安静,虽说是星期六但依照哥哥的习惯,一家人应该早就起床了才对。

带着疑惑林殊推开了房门,却发现一楼不但空无一人,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她一边喊着一边和丈夫走上了二楼。可刚到楼梯口林殊就发现地上有很多血脚印,在卧室门把手上还发现了血迹,推开卧室居然发现嫂子浑身是血躺在地上,房间内四处都是血迹,现场惨不忍睹。

正当林殊准备走上前去仔细查看时,丈夫谢连斌把她拉到门口,说里面都是尸体不要再看了。

很快惊恐的林殊便拨打了911报警电话。警方来到现场后,发现二楼卧室一共有五具尸体,他们分别是房屋主人林暋夫妇,林暋两个年幼的孩子,以及林暋妻子的妹妹。

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五位受害者全都是在前一晚遇害,而且都被类似锤子的工具击打致死。

原本祥和安静的社区突然发生一屋五命的惨案,消息一传开就吸引了媒体的注意。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一边正在外地旅游的15岁女孩林珺,那天中午像以往一样打开Facebook,准备分享自己的旅游照片。

可照片还没传她就发现自己主页里多了很多奇怪的留言,例如你还在吗?真不敢相信你们家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正当林珺摸不着头脑时,她的同学发来一篇新闻链接,然后说你们一家五口在昨晚被人杀害,还好你没在家。

看到这样的消息,林珺起初以为同学在开玩笑,直到姑姑林殊打电话叫自己赶快回家时,她才知道这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回到悉尼后,林珺看到自家房子被围了好几层警戒线,她本想冲进去看看现场却被姑姑拉了回来,姑姑林殊告诉她,暂时先住在自己家中,等警方取证完成后再看看如何打算。

法医报告显示,住所中的受害者都是在昨晚深夜时遇害的,而且前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在房屋的窗户和大门上,警方没找到暴力破坏的迹象,这说明凶手应该是直接从大门进入,凶手要么是会开锁,要么就是知道住所备用钥匙放在哪。

潜进住所后,凶手第一时间断了房屋的电,然后走到二楼楼梯右侧的主人卧室,用钝物击打了林珺的父母。

接着又走到楼梯左侧的客人卧室里,杀害了林珺母亲的姐妹,最后则是第三个卧室里的两个孩子,也就是林珺的弟弟。

可奇怪的是,这5名遇害者的卧室房门上都有血迹,唯独林珺的房间没有任何血迹,即使是门把手。

难道说附近邻居发现异常后向警方报警吗?可接警记录显示当晚该地并没有人报案。

法医报告显示,林珺父母受到的伤害最为严重,凶手应该是使用类似锤子之类的作案工具,而且很可能是蓄意报复。

可根据林殊的口供,在发现哥哥一家人遇害后,丈夫谢连斌没有试图上前抢救,作为一个医生,谢连斌此举有待商榷。

在警局冷静下来后,林殊说自己当时看到了4具尸体,可丈夫谢连斌说看到了5具尸体。

警方最初到达现场时也只是看到4具尸体,房屋男主人林暋的尸体被床上的羽绒被盖住,隐藏在一个角落里,直到警方排查后才被发现。

发现亲属遇害后,谢连斌把妻子林殊一人留在了二楼,自己则出门拨通岳父岳母的电话,还自己开车把两个老人接来准备处理后事。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正常来说是晚辈先行处理,然后再找适当的时间点通知老人,毕竟老人很容易受到刺激。

警方获悉谢连斌平时喜欢在周六睡懒觉,在案发后的次日早上他很早就起床打扫车库,而他的住所和案发地只有300米的距离。

出于合理的怀疑,警方还是在案发5天后搜查了谢连斌的车库,但没有发现明显异常,周围也找不到带血的工具。

案发半个多月,警方在完成林珺住所的取证工作后,将一批家私物件搬到亲属谢连斌车库中存放。

检验后发现该污渍含有数位死者的DNA,于是警方以谋杀罪的嫌疑逮捕了谢连斌。

随着调查的深入,在谢连斌家中警方也发现了更多的证据,包括他家中的一个按摩手柄,它符合法医对凶器的描述,被认为是用包裹着纱布的锤状物体。

其次案发现场的20多个血脚印来源于亚瑟运动鞋,而谢连斌家中刚好有亚瑟运动鞋。

法医报告还指出,部分死者是先死于窒息,然后被人用钝物击打,而谢连斌是一名耳鼻喉医生,知道怎么样可以让一个人迅速窒息。

法庭之上检方以蓄意谋杀的罪名向法院起诉了谢连斌,但谢连斌坚决不认罪。对于检方的指控,他的律师给出了不同的意见。

是那个被警方称为铁证的血滴,辩方律师说案发5天后警方曾仔细搜查谢连斌的住所。

按理说第一次搜查是最详细最全面的,但在车库都没发现血滴,可偏偏在警方将死者的物件转移至他当事人的车库后才发现。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是警员在搬动死者物件时,上面的血滴落在了我当事人的车库中,这才造成警方误以为找到犯罪证据的错觉。

案发现场明明有40多枚血脚印,可为何警方却只抓住其中20多个对我当事人不利的血脚印,对另外一部分的血脚印为何避而不谈呢?

因为就在案发前两个月,房屋遇害主人林暋目击了他报刊店对面一起银行抢劫案。

作为目击证人,林暋不但出庭作证还在媒体上公开露面,所以林暋一家的死完全有可能是歹徒的恶意报复。

综上所述,控方是故意将犯罪嫌疑强加在我当事人谢连斌身上,同时我对警方调查是否具备足够的专业性保持怀疑。

林暋案发前两个月的确以目击证人身份公开作证,但警方调查后排除了这帮匪徒的作案可能,这帮人除了2个逃窜在外的成员,其余人都在警方的密切监视下。

同时检方还爆出了惊人的猛料,案发后死者的女儿林珺表示,自己此前一直受到姑父谢连斌的侵犯,包括案发后住在姑父家的两年时间里时,姑父曾数次用手触碰自己的敏感部位。

检方还表示,林珺卧室门把手之所以没有血迹,完全是因为凶手知道那个房间的主人就是林珺,更知道当时林珺外出游玩不在家中,谢连斌刚好具备这些条件。

在谢连斌被关押入狱期间,他曾和一名囚犯说过,自己在作案当晚给妻子注射了镇静剂。

即使他妻子坚决认为凶手不可能是自己丈夫,但他们都拿不出有效的不在场证明。

最后,根据警方在谢连斌家中秘密安装的监控,谢连彬曾把鞋盒撕成小片,然后冲入家中马桶。

听完检方这番话小渊也觉得凶手十之八九就是他了。可检方刚说完辩方又怼了回来。

其一我当事人家中的按摩设备跟法医说的锤子状凶器没有确切联系,疑似不等于符合。

其三我当事人将事情告知死者父母,完全是正常的操作,他之所以开车接两位老人到现场,是考虑到老人乘坐公交会很不方便。

其四用什么样的方式毁掉鞋盒,完全是我当事人的个人习惯,不足以构成我当事人就是凶手的直接证据。

最后我当事人与那位囚犯的谈话没有被记录下来,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他是在污蔑我当事人。

这里小渊要补充一点,在案发后由于对谢连斌的怀疑,警方曾明确告知他会被监视居住,但并没透露安装头的事情。

根据警方的说法,谢连斌认为只要除去林珺亲人,那他就可以用亲属的身份获得林家的部分遗产,因为此前林珺父母靠销售报刊等生意赚了很多钱,让人很是羡慕和妒忌。

但他没想到,在案发6个月后警方就将嫌疑转向了他。没把凶手是姑父的嫌疑第一时间告诉林珺,也是为了让她的姑父露出马脚。

从2009年7月案发开始到2017年1月,在经历四次审判后,法院终于判处谢连斌蓄意谋杀罪成立,判处5个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终审宣判后,林暋的父母拿着自己子女和孙子的照片当着媒体面痛哭,上天终于显灵了,我们终于等到了正义。

林珺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痛苦,也没有言语能形容我的痛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